概览

滇西大反攻之血战南天门

01-05 来源:中共芒市委宣传部 作者:陈 述


  1944年6月5日,第11集团军第71军第88师奉命抢占南天门、张金山、放马桥等战略要点。6日,该师向张金山发起攻击,88师262团从蚌渺、坝竹之线展开,以一部攻占桦桃林、南天门、放马桥等要点,并将龙、芒之交通、通讯设备彻底破坏;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下达71军88师胡家骥师长的电文明确指出:“南天门要点至关重要,我军必须确实巩固,构筑阵地,作死守之计,无论敌如何攻击,均不得放弃,并将该处公路继续彻底破坏,使芒市之敌无法再行东犯,如兵力不足,立即速调262团1营前往增强为要。”

  但由于日军在附近的高地设置交叉火力,占有地理优势。经几次冲击,我军伤亡巨大,于是由第6军新39师接替继续攻打,经两天激战,占领了南天门隘口旁张金山高地。

  6月8日,日军为增援龙陵战斗,恢复补给线,从芒市师团本部增派400多人进攻南天门阵地,远征军英勇还击,歼敌300多人。两日后,日军再以重兵卷土重来,我军顽强反击,战斗陷入拉锯,阵地几易其手,子弹打光又进行肉搏战,战至最后,远征军报话机被炸毁,通讯中断,我军因寡不敌众,营长、连长官兵全部牺牲,敌人继续向南天门东北高地进犯,但被我军增援来的新39师击溃。当天我军最终以一个营的官兵阵亡代价,才最终挡住了日军前进的步伐。

  到6月10日,龙陵城郊的所有高地都被远征军克复,三个师的雄兵对城内日寇重重围困,攻城在即,残余日军只得退回到城内坚固工事中负隅顽抗。眼看在龙陵苦心经营的核心据点即将失守,外围日军在松山佑三的严令下立即组织大股力量增援,一心解龙陵之围。6月13日,正当远征军着手攻打龙陵县城之际,驻守腾冲的2000多名日军南进驰援龙陵,驻守芒市的1000多名日军也沿滇缅公路北上,驻守象滚塘的500多名日军也急速东进龙陵,同远征军发生了激战。在日军精锐部队大军压境的情况下,占领滇缅公路两侧的远征军第71军主力部队被日军从中截断,腹背受敌的87师伤亡惨重、险遭覆没。迫于情势,远征军只得于16日退回到城郊一线,保存实力准备再战,远征军首攻龙陵失败。6月17日,驻扎在芒市的山崎支队(野炮兵第56联队长山崎同一郎)冲破远征军在南天门的防线,涌入龙陵。远征军在后方的有力补给下重新部署,7月13日,第71军又集结了71军第87师、88师、新28师、11集团军预备队新编第8军荣誉1师、第6军新39师等5个师的30000兵力,从东、北、南三面向龙陵县城一带的日军据点发起第二次围攻,再度占领了赧场、长岭岗、猛岭坡、广林坡、三关坡等日军阵地,控制了龙陵至芒市、腾冲的公路。

  7月20日,第6军之新39师附第5军山炮连奉命到达三关坡附近,以116团之一部连夜冒雨秘密接近双坡阵地附近,乘敌尚未发觉,一齐将手榴弹投入敌阵,在烟雾掩护下与敌进行白刃战。激战两时,敌仓惶向锅底塘坡溃退。我军乘胜追击张金山,约四时,张金山被我占领,准备继续攻击三关坡。

  从8月中旬以来不断从芒市增兵龙陵,对我新39师扼守之三关坡、锅底塘坡、张金山、南天门、放马桥等阵地展开猛烈攻击。8月15日,新39师117团上午占领三关坡和锅底塘坡,控制滇缅公路一侧,下午日军从华坡和五角坡逆袭,致我官兵伤亡大半。

  1944年8月23日第11集团军下达的第38号作战命令中明确了新39师的作战任务:“一、兹着71军搜索营暂归新39师洪师长指挥,即在象滚塘附近占领通南天门、道路要点,构筑据点工事而守备之,掩护新39师之右翼;并应向芒市、木康等处搜索敌情地形(尤其道路);另以一排进出橄榄坡(南天门、象滚塘间之要点),担任搜索警戒。二、坚固守备,阻止敌向龙陵增援。”

  第11集团军之所以将南天门附近中方军队统一归洪行将军指挥,就因为洪将军在腾南沦陷区与日军作战有着丰富的经验。早在滇西大反攻之前的1942年9月19日,预备2师洪行副师长渡过怒江深入敌后,与滇西自卫军第一路司令,盈江干崖土司刀京版在德宏州梁河县的浑水沟成功伏击了从缅甸八莫增援至腾冲的日军。1943年2月24日,时任预备2师副师长的洪行少将亲率150名战士,手拿200师师长戴安澜所赠大刀,在地盘关大败日军56师团148联队松本喜六大佐,日战报资料称洪行为“中国战神”,并悬赏缉拿。当时,被称为“中国500个沦陷县最有骨气的”腾冲抗战县长张问德,以“日寇通缉洪胡子,洪行夜夜杀敌人”称赞。诗中“夜夜杀敌人”,即指洪率预二师1942年至1944年在腾北打游击,夜袭日军的战果。1944年12月17日,洪行在云南施甸遭遇车祸身亡,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一月至四月的《腾越日报》曾反复刊载其遇难消息,“腾民无老少,极信仰不能忘”,各处皆“洒泪痛祭”。李根源更是伤心叹息“大小千百战,洪行死可哀。”

  8月24日从芒市出发的宫原大队(56师团148联队第3大队)向龙陵增援,拼命冲击南天门阵地防线,在我军被迫处于守势时,突入龙陵城内。

  8月29日下午16点,新39师117团团长江云山接到集团军和师部电令,即赴象滚塘,统一指挥71军搜索营及特别游击指挥部步一团,固守象滚塘,保护张金山阵地侧翼。

  8月30日,日军33军军长本多政材中将率军指挥所由缅甸的眉苗推进到中国的芒市,并批准了旨在营救被困在松山和龙陵的残敌的“断作战”计划,日军纠结了第2师团、第56师团、第49师团吉田部队,沿芒市——龙陵——拉孟一线发起攻击。

我想说
查看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