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卷德宏

瑞丽的雾

12-11 来源:德宏网 作者:尹邑


张海钰 摄

  因为一首歌《有一个美丽的地方》,瑞丽名扬天下。但少有人知晓,瑞丽,在傣语里,是“雾茫茫的地方”,不论低海拔的瑞丽江边,还是稍高海拔的勐秀山在不同季节都有雾,瑞丽因此得名。

  罗贵华 摄

钱景泰 摄↓

  瑞丽地处祖国西南边陲,与缅甸接壤,属于南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常年湿润多雨,是一个历史悠久,山清水秀,风光绮丽的地方。每当雨季过后,雾便乘着夜幕沿瑞丽江两岸悄然温馨地弥漫开来。把瑞丽和对岸缅甸的木姐市不分彼此的消融在朦胧中。此时,瑞丽犹如一个美丽的傣族少女,披着神秘的雾,将人们带入那个恍惚、空灵又旖旎美妙的境界中去。这是一种飘渺而至,充满诗情画意的意境,有几多的美妙,几多的神秘和几多的幻想。时光在雾中漫步潜行,人在雾中飘然与陶醉。

  冬季,瑞丽大雾弥漫的清晨会更多。每年进入十月后的午夜时辰,这里的气温由白天的30°C急降至10°C以下,白天的炽热变成雾气从瑞丽江上袅袅升起,茫茫浓雾锁住了散落在瑞丽江畔的傣族、德昂族村寨,祖祖辈辈生长在这里的中缅两国边民便在这朦胧的雾霭纱帐所笼罩的夜晚进入宁静的梦乡,又在那湿润的雾如雨露所滋润的清晨开始一天的劳作。因为雾,江岸小径难见人影船踪却鸟语花香;因为雾,傣家少女挑着竹箩穿行在凤尾竹间的丰姿掠影愈加妙曼;因为雾,牧童牛背上悠闲吹奏葫芦丝的小曲愈显悠扬……于是,雾成为冬季瑞丽最靓的美景,瑞丽在雾的神秘中透着边陲的浪漫。

黄康明 摄

图片来源 瑞丽市委宣传部

  江边看雾,人在雾中;登山揽雾,则雾在云中。到勐秀山之巅看雾,看雾在天与地之间的种种变幻,看雾的凝聚与消散。左右环顾,鸟瞰瑞丽坝子,雾漫山峦,山在雾中浮动。在勐秀山的崎岖小路间,雾化作朦胧细雨滋润你的脸庞。向南眺望,雾从缅甸木姐一方慢悠悠地向我们飘过来或涌过来;有的舞姿曼妙,有的变幻升腾;雾时浓时淡,时迷时茫,让人有世外之想。雾越积越浓,汇成云海,瑞丽在云海中变成了风和日丽的湖泊。在雾的漂泊中,郁郁葱葱的勐秀山更像是一个漂浮在云雾海中的仙山琼阁。举目远眺,雾是一片茫茫的大海,扑面而来却是一丝丝温柔的朦朦细雨。勐秀山有纯厚秀美的自然和人文生态,有近乎遗世独立地静谧祥和。在夏季炎热的瑞丽,勐秀山会带给你舒适的凉爽。

岩晓 摄

木然般双 摄

  雾中的瑞丽,那是一幅淡抹山水画的意境,一片山色好像只用了雾的浓浅和树的深邃染成,深至郁郁葱葱、浅到写意朦胧,不同的层次渲染出的边界却不分明,雾起的时候,就象舞台上落了几重纱幕,仙境一般。浓浓的雾因为太阳的到来把大地湿漉漉地滋润,在太阳的光彩中演绎着海市蜃楼般的奇妙盛景。它盛着万物的生机,盛着土地原始的绿色,盛着地球上所有的生命,盛着天空和海洋。这些造物主的巧夺天工之作,是任何人为的力量也无法替代和比拟的。

朱边勇 摄

  中午时分,太阳冉冉升起,雾淡淡地离去。一个翡翠般美丽、真切的瑞丽呈现在人们眼前;瑞丽宛如一个美丽优雅的傣族少女从雾中走来,神秘莫测的中缅边境和那生气勃勃的姐告边境贸易区,芭蕉林、傣家的竹楼;绿意盎然的田园风光中,牧童骑在牛背上用胡芦丝悠闲地吹奏着《有一个美丽的地方》的乐曲,象一杯甘甜香纯的米酒令人陶醉。雾悄悄地走了,正如它悠悠地来。但是,它也许并不知道,它的洁白与梦想永远地留在了瑞丽。山顶上的雾,如云;山腰间的雾,如纱;山脚下的雾,如烟。从山顶到山下,层层迭迭,十分迷人,山多了一份婀娜,水多了一份含蓄,人多了一份浪漫,心多了一份梦幻。行走在雾中,人在动、雾在动、心在动。而远处山峦间飘浮的雾,更显神秘与宁静。于是,感到雾羞赧、人宁静、心怡然。

摄影家友情提供

岩晓 摄

  当和煦的太阳照在云与雾之上时,云上泛着金光,雾中透过金丝,心里便有了些许感叹:是雾?是云?还是云与雾?或二者皆而有之。其实,云与雾本来就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有所处位置不同而已。在雾中,可不辨方向,但心中不能迷茫;在雾中,看不见灯光,但心中仍有航标;在雾中,可不见道路,但心有金光大道;在雾中,可虚无漂渺,但心中充满理想;在雾中,可磨灭岁月,但心中充满欢乐。于是,人们在雾中期待、经历、选择、感受、前行,只为生活中的幸福,只为人生中的往事,只为心中的故乡,只为无眠中的想象......

杨明焕 摄

  想象着浓雾笼罩下的景致是何等的秀美,何等的惬意,何等的令人向往,何等的魂牵梦绕。伫立朝阳之下,张开臂膀,一心想拥抱天地之间的飘逸,一心想山在飘心在飘;一心想让雾轻轻拂面而过,让脸颊留下湿润的水汽,留下湿透的思念,留下淋漓的真情,留下奋斗的汗水,留下激昂的思绪......

我想说
查看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