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游五岔路后感

01-14 来源:德宏网 作者:彭艳慈


  阳光洒落脸庞,微风拂过指尖,油菜花沁人心脾,路边的蛐蛐忍不住来了一曲,甘蔗也随性发出沙沙声伴奏,地里的大叔大婶高兴地谈论着各家事务,银袍在阳光下银光闪闪......

  高高的五岔路,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独特的文化,独特的文化里有着五岔路的人情,别样的风土将我吸引到那里探索。整理行装迫不及待的坐上首班大巴,靠着窗向高高的山顶驶去,脑海里想象着期待已久的地方。耳朵上虽然戴上了耳机,但是两眼却一刻也不敢闭上,好奇地四处观望,深怕遗漏了某处风景。

  才到乡口,你便会看到四处穿着银袍的漂亮景颇妹子,银器之间的碰撞声是那样悦耳。景颇族是五岔路人数最多的少数民族,与汉族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和谐共处。他们用各种各样的颜色和布料裁制出了属于他们的服装,从头到脚的银器加起来有十几斤重,确不显笨拙,更显端庄。那不仅是装饰品,对于女性来说,更是一种智慧与美貌的象征。男景颇同胞的长刀是他们的尊严与权利的象征。二月的到来已经迎来一场盛大的舞会,举办三天的舞会也将迎来一场经济热潮,独特的文化吸引着全国各地的人前来参加。以红为主的景颇服装染红了整个广场,银器之间的敲击声响彻了整片天空。

  夜幕,寺庙的钟声响起,舞会结束,那证明享受美食即将开始,燃着一堆烈火,人们围坐在一起。竹筒做的小酒杯里装满了山上的清泉酿造的景颇米酒,香醇烈美带思思甘甜。盘中的手抓饭,鬼鸡,竹筒烧,更是让你欲罢不能。大叔大婶还为你歌唱,性格豪迈的大山儿女——景颇兄弟再敬一杯。酒香纯却不能贪,如果想一醉方休,这确实是一个好去处,渐渐地在星空下听着火苗的噼啪声睡去。

  一天一夜后,从这梦中醒来,告别了景颇兄弟,带上兄弟送的小长刀,继续自己的旅行,再坐几公里的大巴,在五岔路的田边公路停下。农民们正在收甘蔗,烈日当头,去讨一颗香甜的甘蔗再好不过。与大伯闲坐地埂头聊着今年的丰收和来年的盼头,甘蔗被我吃完了,一根吐了一地的甘蔗渣子。蜜蜂前来围观,蚂蚁也要将其拖走,感谢大伯的款待后,拿着大伯硬塞给我的两节甘蔗离开,还没走到地头,甘蔗丛林冒出几个小鬼头。一人拿着一颗甘蔗,还被甘蔗叶划破了手,见到陌生的我后,傻傻一笑,准备逃离现场,却不想下一秒被大伯喊住了脚。看他们笑容不见,只是默默低下了头,大伯过来问他们好不好吃?一个小鬼说:“好吃好吃,大伯家的甘蔗最甜了。”小孩儿说完,逗的大伯哈哈大笑,说:“好吃,就和大伯说,大伯砍给你们,看小手都划破了吧。”带着似责怪但更多是心疼的语气说完,又砍了几棵看着好吃的干甘蔗,小鬼头们扛着甘蔗高高兴兴的回去了,看着他们蹦蹦跳跳的身影,也勾起了我曾经的回忆。好像也看到了曾经那个顽皮的自己,告别了大叔,拿着大叔送的几截甘蔗,又开始了五岔路的旅行。

  顺搭了某位大伯的三轮车,用手机拍下沿途风景。下了大伯的“观光车”脱鞋淌过一条小溪。捡走几块自己喜欢的鹅卵石,装进包里继续走,来到某个村口,摘柿子的大婶,热心的问了我的来路,硬要让我尝尝她的柿子,高兴地向我说着村里的事。闲谈过后,向村里走去,看到一群人围坐在一户人家门口,好奇地去看了一下,询问过后才知道是乡长下来审查工作,看看村民的生活情况,顺便再开个小会呢。大爷们抱着烟筒,吹得烟筒咕咕响,像极了水沸的身影,旁边泡满茶的杯子冒着白气。女人们磕着瓜子,一个长得像清秀的小青年,认真的在小本上写着什么。大家都围着一个火盆有说有笑,这样轻松的会议,不如说是一家人的见面吧。农民大伯和乡长用心谈话提意见,帮助解决问题,农民的日子也越来越好。

  在柿子大婶家留宿一晚后,第二天要随大婶上山看看五岔路的茶园。次日清晨踏着露水出门去,走在长着油菜花的田埂上,听着蜜蜂的嗡声,看远处的高山那只孤鹰盘旋在苍穹上。秋,茶叶已经不怎么发了,这是今年最后一次采收了,所以茶叶不像夏季那样繁茂。但每片茶叶间透出丝丝清香,透露出对秋的不甘示弱,五岔路乡的秋虽然叫秋,但也有着夏的余热,所以戴上一顶可爱的草帽。把小竹篮扣紧在腰上,然后就要进行比拼了。一点也不夸张,两寸长的小芽被大婶快速的采入篮中。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无法达到大婶的速度,我和大婶说了自己的小目标,大婶和我说着她的生活。我因为好奇,采了一芽尖儿放入嘴中咀嚼。刚开始是淡淡清香,可随着咀嚼的程度加深,苦与涩在嘴里蔓延开来。无法接受这样味道的我,只能将其吐掉,然后露出一副非常难受的表情,大婶看到我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为了赶早回家制茶,我们采了一箩筐就回去了,回到家中大婶把茶交给从田里回来的大叔,大叔开始了制茶:备——揉——晒——备——再揉——暴晒。每一道工序是那样艺术,制出来的茶叶是银白色的,泡一杯茶,与大叔大婶坐在院场里,余晖撒下,印出三个身影,热水注入茶壶里的那一刻,好像看到了茶叶的生长,生命的复苏。上空弥漫着淡淡的茶香,抿上一口,闭眼享受,感觉又像回到了茶地里,看着那顽强的生命生长。

  次日告别了柿子大叔大婶,告别了五岔路乡。带上一瓶香醇可口的水酒,带上那浓浓深情的小长刀,五岔路乡的乡情,人情,无时无刻不让我留恋。坐上那般来时的大巴,原路返回,窗外,那片茶园,那片油菜地,那片甘蔗地,那个广场,那个火堆,那条小溪,那些人......

  突然有些不舍,紧紧握住那把小长刀,我还会回来的,回来喝那罐没有喝完的酒,说那些没有说完的话。触动心的人情,独特的文化,美丽的风景都是我回来的目的,都是我所留恋的。

  阳光洒落脸庞,微风拂过指尖,油菜花沁人心脾,路边的蛐蛐忍不住来了一曲,香甜的甘蔗叶的伴奏,农民大叔大婶的笑朗声 ,闪闪发光的银袍......

我想说
查看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