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民族文化是民族的根 民族精神是民族的魂

07-01 来源:德宏网 作者:李 鹏


 

— 民族文化是民族的根 —

— 民族精神是民族的魂 —

——盈江县卡场镇景颇族送魂

民族精神是反映在长期的历史进程和积淀中形成的民族意识、民族文化、民族习俗、民族性格、民族信仰、民族宗教、民族价值观念和价值追求等共同特质!

●  李鹏作品

●  摄于盈江

盈江县卡场镇位于盈江县西北部,海拔较高,山峦交错,河流贯穿河谷之间,由于卡场地区景颇族的原始宗教仪式保留较好,素有“斋瓦之乡”的美称。

景颇族的送魂仪式是一种欢送逝者的丧葬活动。通过这种仪式缅怀祖先的同时传授相关的生产生活技能和团结互助的观念,其丧葬活动中的送魂仪式是在社会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了民族文化的根和民族精神的魂。

 

 
 

 

景颇族的原始宗教认为万物有灵,主宰世间的人的灵魂为最大。

人死后要举行送魂仪式,送死者的灵魂到祖先最初居住的地方,与先人的灵魂欢聚,因此把长者的死视为光荣。

送魂仪式象操办喜事一样热闹,追念死者生前的友情和事迹教育后人。

 
 

 

景颇族的送魂仪式是人们通过记忆、摹仿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

景颇族信奉原始宗教,认为灵魂不灭。每当家中有正常死亡的老人,需鸣枪示意并邀请懂萨(祭师)前来主持。

送魂仪式通常在葬礼后的第二天后举行,特殊情况下可以延后四五天,更甚者可以延迟到几年之后,但需要懂萨(祭师)从新唤醒亡魂再次举行送魂仪式。

 
 

 

开路丧葬舞是一种欢送亡者的活动,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

在送魂日期前,每日清晨两名长者都需手持长刀在祭架台和祭献棚之间循环晃动身子跳开路舞,意为替亡灵开路。

另外,在祭献棚祭献牲畜后,跳开路舞的两名长者身后有几名家属身着盛装的男女手拿芭蕉叶跳丧葬目瑙。

视为家人欢送亡灵的最后一程,从而让亡魂安心上路。

 
 

 

景颇族的丧葬活动中主要跳四种丧葬舞,分别为戈布舞、开路祭祀舞、丧葬目瑙和金斋斋。

除了跳金斋斋外其它丧葬舞都没有太多的禁忌。选定扮演雌雄鬼跳金斋斋的男子需在送魂的当日,跨过河沟装扮,禁忌生人看见。

送魂完毕返回亡者家时,需在院子外跳金斋斋而禁忌进屋跳,否则视为不吉利。

扮演雌雄鬼的男子上身通常绘有黑白相间的条纹。代表雄者的上身和四肢是一圈一圈较宽的直线条纹,面部是螺旋状的一层一层的圆圈。

如:亡者身前为军人或工作干部,则在肩膀上绘有肩章,意为亡者身前的社会地位。代表雌鬼的肩上无肩章,除了面部图纹有细微区别外,其他图纹都和雄鬼身上的图纹一致。他们主要负责护送亡灵到祖辈生活的地方,避免恶鬼侵扰。

从雌雄的装扮来看,说明景颇族经历过原始社会,当时人们为了御寒只能以树叶遮体取暖,这种装扮同时也再现了当时的生活场景。

 
 

 

雌雄鬼由4名6名或8名裸身男子扮演,上身绘有黑白相间的条纹,下半身围草群。送魂当日,雌雄鬼需跳一种称为金斋斋的丧葬舞,视为护送亡魂。

立头像时,雌雄鬼从树林的四方出来,嘴唇打嘟,右手持棒,左手响指,协调地晃动整个身体跳金斋斋。

等到把所有事情都整理好之后2名手持阴阳长矛的长者在衣冠冢四周开路(绕跑7圈)身后有2名雌雄鬼一路护送,雌雄鬼扮演的是亡者的守护神,也是逝者生前的身份象征。

据说是为了避免亡灵在回老家的途中被其他野鬼惊扰阻吓,因此雌雄鬼会一直护送到九岔路口。

 
 

 

送魂仪式结束后,前往衣冠冢的人们都要折一支树枝绕过房屋从后院小路绕回院子外参加最后的圣洁舞。

雌雄鬼则在院子周围像晃动着身子向属于姑爷种、丈人种和兄弟姐妹的人们跳金斋斋祈福,人们按自己的意愿给他们钱财,意为亲朋好友拼凑费用送亡灵最后一程。

人们跳完圣洁舞之后,董萨会把放在鸡笼上的祭祀活鸡挂给雌雄鬼,并用水做圣洁后他们方可到没人的河沟洗尽条纹回家。

 
 

 

景颇族的送魂仪式可以看出,景颇族信仰的宗教乃是一种对祖先和自然力的崇拜活动。人们在做每个仪式时都会涉及到祖先们的经历,对自然力的崇拜,特别是对太阳神的祭拜,是原始先人对太阳力及其对自然力的崇拜。

这种太阳崇拜从某种意义上也验证了景颇族的祖先曾在北方草原一带活动。景颇族的送魂仪式可以看出景颇族具有丰富的想象力,他反映了景颇人民对祖先无比的缅怀崇敬之情。

 

你从远古走来,

唤醒了沉睡的山川河流。

你是大山的儿女,

用智慧谱就了万人狂欢不朽之作。

你仰望北方的苍穹,

梦回故理再世相逢。 

 

 

部分文字由岳扎丫提供谨此诚谢!(未经李鹏、岳扎丫同意任何人不得转载图片和文字)

 

我想说
查看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