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游记

茜姐和Ruai哥的黑河老坡之约

10-11 来源:德宏网 作者:罗茜


  (上)

  前 言

  这是一篇迟到了快两个月的游记,本想一回到学校就记录下这段美丽的旅程,不料大四的生活远比我想象中的更加繁琐和忙碌,转眼便拖到了国庆节。在举国欢庆的日子里,估计大半个中国的城市都挤满了熙熙攘攘的游客,身在广州的我更是打消了出行的念头,为拥挤的地铁贡献出一个空位想必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窝在宿舍里整理照片,不知不觉把黑河老坡的照片看了一遍又一遍,看着自己和Ruai哥笑到变形的脸,追赶着驴子在青青草原狂奔,伸手就能触摸到柔软的白云,澄澈的蓝天绿草地,又想起了在黑河老坡放眼望去都是大家之作的一幕幕,美的让人惊叹。

  坐在宿舍拥挤的小床上看着照片,想象着要是我现在躺在草地上,天上白云悠悠飘过,一群小野猪和老牛在我旁边悠闲的吃着草,摇头晃脑想驱走身上的苍蝇引得颈上的铜铃叮当叮当响,山风凉凉钻进我的衣领撩动着我的发梢,随之而来的一定是一阵牛屎味儿,这时ruai哥一定已经为我定格了我最美的瞬间,催促着把我从草地上拎起来,换她躺下。

  是的,我想家了,还有我的好朋友。

  五年了,从高一,我第一次去黑河老坡回来,Ruai哥就和我说过不下一百遍“有空我们俩克一次嘛,我不有克过呢”,到大四,马上要毕业了,终于下决心直面拖延,谁知道协调完两个人的行程,发现只有两周后的周一周二才都有空,那一刻真是切身体会到了越长大相见越不易的感受,小时候那种我在你家楼下随时喊你下来玩的日子真的和我们渐行渐远了。想到这里,两个人当机立断瞬间打了电话,预约了房间。

  等待是时间是最漫长而煎熬的,又偏逢雨季,德宏今年的雨季亦是漫长而煎熬,这个月里德宏境内一处又一处塌方泥石流的消息接连不断。直到出发的前一天,天还是不见晴,为了安全,两人家里的大人想方设法让我们放弃这次出行,所以祈求天晴也成了我们等待的日子里最常做的一件事。


 

   出发前一夜,我给Ruai哥发短信。

  “如果明早下雨,我们还去吗?”

  “么就接着睡觉得咯。”

  “好,哈哈哈哈”

  并没有电视剧里“风雨无阻,我等你”的狗血剧情,毕竟雨天路滑,我们都是爱惜生命的好孩子。

  当天六点我就醒了,急匆匆地看一眼窗外,蒙蒙亮的天空,清新的空气中似乎没有夹杂着雨水。我欣喜的赶紧一个电话射过去叫醒了Ruai哥。哼着歌收拾行装,早起的老爸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我,语气幽怨说平时八点叫我起床吃早餐都叫不动,一要去玩,不上闹钟都起得那么早。

 

 爱玩是孩子的天性,这可怪不得我,哈哈哈哈。

  飞奔到ruai哥家楼下,拉着她就上车,生怕下一秒就下雨,两家大人就追着出来把人给抓回去。在车里,ruai哥说就在出门前她妈妈还在努力试图延迟我们的出行,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女行百里父母都担心,按我妈的说法就是,我一出门她就提心吊胆的,所以在外读大学的伙伴们,放假回家一定多花时间陪陪爸妈,你在外遇见了更精彩的世界,而爸妈的世界却少了最精彩的你。

  本想着买上千包饭带到山顶野餐,结果时间太早又没预定,老板要一个多小时才做的出来,想着黑河老坡脚下也有饭店,便放弃了等待,去吃了碗油面就准备出发。记住这个教训啊,要吃千包饭记得提前一晚预定!!!在野外吃千包饭的滋味那叫一个美,一口滋辣的烤肉配一口香甜的米饭,就着美丽的景色,再来一口酸辣的腌菜,绝了!为了配千包饭,我和ruai哥决定寒假回来再去一趟黑河老坡,看,这就是食物的力量。

  我哼着歌,开着车,快要离开城区的时候,ruai哥问我,要不要买一些零食带着吃,然后我做出这趟旅程最愚蠢的决定,不买。在我五年前的记忆中,依稀记得山脚下有许多卖零食、小吃的小贩,沿途的勐嘎镇还有葡萄园,加重油门,自信满满的带着ruai哥朝着黑河老坡的方向上路了。

  沿途都是风景,飙着歌,驶过了一个又一个小村子,天公作美,难得的大晴天,还晒的我有点疼。可惜ruai哥是晕车王,一上车就不能看手机,只能把美景留在心里了。

  一路上路况还是很不错的,但是毕竟是二级公路,弯多路窄,老司机也要格外谨慎,减速慢行,千万不要占道,雨天要小心落石,确保在行车道内行驶,避让车辆不要让到路面外,雨天路基松软,很容易塌陷,以上忠告来自为我们提心吊胆的老爸。

 

 一路上看到不少落石和坍塌的路基,看的我心惊胆战,半路在一个弯道遇到一辆占道又高速的对头车冲过来,吓得我一后背的冷汗,还好我的车速慢,否则后果我都不敢想。

  晃晃悠悠,花了两个小时开到了黑河老坡。

  一下车就被美到了,就像宫崎骏画中的天空之城,弥漫着仙气。纵使一路上烈日骄阳,进了山还是感受到了丝丝凉意,任风吹乱头发,不由自主的裹紧了外衣。

  出乎我的意料,竟然是淡季,山脚下一个小贩都没有,就只有两三辆车停在停车场,终于找到售票处的大姐,得知今晚整个景区只有我和ruai哥两个人入住,听到这个消息的我们兴奋至极,这就意味着整个黑河老坡被我们承包了,哈哈。

  当然,到了晚上我们就后悔了。

  进房间收拾了一会儿,失策没有带食物的两个人决定先去填饱肚子,在山脚有一家当地特色的饭馆。虽然饭馆看上去其貌不扬,但是味道还是很不错的,有许多时令的野菜和野生菌,分量也是足足的。

  吃饱喝足,自己动手捏了几个饭团,配上凉拌鱼腥草,打包带到山顶野餐。

  回房间换上了两个人约定好的Tiffany蓝T恤,这是高一时候两个人合伙的第一笔服装生意的余货,满满都是年代感。

  景区山脚下有宾馆提供住宿,都是小木屋,配套设施都很完善,有热水器和独立卫生间,更贴心的是因为山里寒气重,尽管是在夏季,房间还是配有毛毯和电烤炉。

 

 准备出门了,记得要带足饮用水,正常速度,从山脚到草坡顶大概用时1个小时多一点,从草坡顶进到雨林山顶大概一个半小时左右。

  美,就是一个美字!山里天气瞬息万变,上一秒艳阳高照,下一秒乌云遮天,但无论哪一种变化都美的令人窒息,用手机随便一拍都是大片。

  一上山就看见了媲美Windows背景的景色,两个人就停不下来的疯狂拍照,恨不得留住眼前这一幕幕神迹。

  满山的骡子悠闲地享用着青草


 

 各种各样的小菌子

  走了近两个小时,终于登顶了。

  爬上了高高的观景台,两个人开始用手抓着饭野餐,吃到一半,Ruai哥突然惊恐的看着我。

  “着了,忘记喂鬼了”

  我心里一惊,两个人都屏住了呼吸,谁都不敢说一句话,面面相觑,风吹楼晃发出一声“吱呀”,除此外整座山没有一丝声音,安静的让人心里发毛。我冒了一背的冷汗,凉风吹过来我打了个激灵,鼓起勇气说了第一句话,

  “搞莫要喂鬼”

  “景颇族习俗,野外吃饭要拿一点吃的喂鬼”

  “不喂会咋个”

  “拉肚子”

  一瞬间我身上紧绷的弦就松了,拉就拉吧,空荡荡的深山里两个小姑娘说这些太渗人了,ruai哥拿起饭就往外洒。

  经过这么一遭,两个人就像惊弓之鸟,一点风吹草动就绷紧了神经,总觉得有野兽埋伏在我们周围,心里有鬼觉得周围越来越阴森,两人当机立断决定马上下山。看太阳也在往山下走,两个人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程,连跑带颠,无奈雨林的木板上青苔遍布,经过几次差点摔倒的阴影后,我俩还是决定老老实实稳稳当当的走。

  在快要回到半路的时候,依稀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又开始紧张起来。慢慢靠近发现也是准备登顶的游客,那一瞬间真实的感受到有人真好,不愿再独自承包这座大山。安心后的两人又开始放慢脚步,开始拍拍拍。

  (下)

  走出雨林的时候,晚霞漫天,整个黑河老坡像是披上了一件更加朦胧诱惑的纱幔,我们不禁为之驻足,坐在石桌上看着太阳躲进对面群山的怀里。

  太阳躲进山里不过几分钟,整个世界即将陷入一片黑夜,看着远处芒市城子隐隐绰绰的灯火,两个人又开始慌了,因为离山脚的住处还有近一个小时的路。哭笑不得,两个手拉手,拿着电池快要耗干的手机打着灯照着路,两步做一步的朝山下奔袭。



 

 

  终于还是安全回到了房间,山上的牛羊骡马也跟着我们来到了房子底下。推开窗外星空像梵高的油画美的不真实,可惜手机照不出实景的震撼和美丽,我和Ruai哥立志下次要带着单反来记录下着难得的星空。

 


  伴着黑河老坡整座山的虫鸣和偶尔飘来的几声叮当铜铃声,这一晚睡的特别香。

  本还想着看日出,再次睁眼就到了第二天上午11点,舍不得离开的两个人挣扎着起来换了衣服,又往青青草原跑了。

 

 

  今天的天气略微阴沉,空气中夹杂着重重的湿气,太阳躲在乌云背后偶尔泄下一缕阳光,我们就追着那只能坚持几秒的阳光拍照。






 

 

 

 

 

 

  坐在木柴堆上看着黑河老坡,依依不舍不愿下山,天空却淅淅沥沥飘起了雨点。

  没有伞的两个人不得不踩着石阶往下走,相约拉钩约定过年来看雪。

 

 



  黑河老坡之约,只是我和ruai哥许多旅程中的一程,带着满满的幸运,也有小小遗憾。相信未来的日子里,不管相隔多远,我们依然会相约各种美丽的风景,遇见不同的人和故事,感谢成长路上有如此挚友,友谊万岁。

  本想为大家提供一些黑河老坡的游玩攻略,到配图的时候才发现手机里除了自己的风景照就是自拍,交通、餐饮都没能留下一张照片,可能这就是女孩子出游的常态吧哈哈。待到明年履行黑河老坡寒假之约时,一定为带大家领略银装素裹的冰雪王国和垂涎欲滴的野外美食,明年见!

  图文:罗茜

阅读: 我想说

[德宏网网友]2017-04-24 17:01:57

照片好美,赞赞赞

支持(0回复

查看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