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我在梁河这十年 | “黑脸包公”护林员董加啟的那些事

08-05 来源:葫芦丝之乡梁河 作者:梁河县融媒体中心


  巡山护林四十载,董加啟说自己干了很多好事,也干了很多“坏事”,有人称他“山神”,骂他“瘟神”,咒他“丧门星”,说他“黑脸包公”。一路走来,这位饱经风霜、尝尽辛酸的花甲老人始终独善其身,坚守着一名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牢记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态文明思想,忠实践行着老支书的教诲、老父亲的遗训。

  支书恩情永不忘 政府关怀记心上

  70年代初期,因家庭变故,董加啟与瘫痪在床的父亲相依为命,年幼的董加啟无法到合作社出工,为了生存时常进山找野菜,到各村寨乞讨粮食来喂养父亲。当时的大队老支书每年都会带来七八十斤救济粮,加上乡亲施舍的洋丝瓜、洋芋够父子二人节省吃大半年。包产到户后,父子二人分得0.5亩水田和1.2亩旱地,老支书还带领党员来帮助耕田种地,教授董加啟如何种粮收粮,教育董加啟要听共产党的话、自力更生、老实做人。老支书的言传身教在少年董加啟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烙印。

  1980年,县里招聘一批护林员,通过大队和区公所两级的积极推荐,15岁的董加啟成为当时全县最年轻的护林员,责任区涉及9000亩国有林。老支书说,以后每月20多元的管护费可以让你父子两勉强维持一月,不用上山挖菜、也不用讨粮,你从小吃着公家的饭,现在又端了“公家”的碗,以后你一定要服“公家”的管,要把山守好,“公家”的树一棵也不能丢。听到这些,瘫痪在床的老父亲感动的哭了,命令董加啟给老支书跪谢恩情,除了满足和兴奋,坚强的董加啟忍住泪水一言不发,给老支书深深鞠了一躬。

  克己奉公尽其责 桀骜不驯表忠心

  辛酸成长路让青年董加啟比同龄人更显老成,他深知这份护林工作寄托的期望太多。为了管好山林,他每天早出晚归进山巡护,制止偷砍盗伐行为,一把长刀、一披蓑衣、一根拐棍就是他的巡山伴侣。为了做好护林防火、野生动物保护宣传工作,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因素:没有扩音器,他就到群众会上宣传,到学校趁课间操列队间隙开展宣传;没有警示牌,他就用木板刨光制成警示牌,自购红漆请人书写警示标语,立于进山路口;没有宣传布标,他就自购大红纸,请老师书写后贴在人员密集的活动场所。年复一年,在他的世界里,克服困难、尽力尽责就是报答公家的唯一方式。

  90年代初,改革春风席卷大江南北,为了生存和发展,群众偷砍盗伐现象尤为突出。董加啟痛惜地说,当时勐科河流域的一片集体林一年多时间里就活生生被群众偷砍盗伐剃了光头,山上竟找不到一棵碗大的树,导致雨季河水浑浊影响了县城水源。此后,董加啟更加坚定了护林决心,只有保护好责任区才对得起“公家”,他下决心与盗伐者一决高下,让他们得不偿失。凭借多年经验,他练就了听声辨位、足迹寻踪、估算人马的本领,还能准确掌握伐木者心理,实现精准巡林护林,成功制止和处罚了无数次盗伐林木及捕猎行为,守护了一方青山绿水。为此,他也背负了骂名,少了很多朋友,甚至被威胁、被殴打,被村民称为不讲情面的“黑脸包公”。

  有一次,他查获了同村4名村民盗伐国有林树木现场,盗伐者一番软磨硬泡后见董加啟不进油盐,便开始辱骂,董加啟硬是牵着骡子把他们请到村委会接受了处罚,村民至今还对董加啟耿耿于怀。有一次,董加啟在国有林发现一村民林砍了两根木料和一驮柴,他清点了现场作好记录,要求村民牵着骡马到村公所接受处罚,路途中该村民逃走,董加啟制止无效后与其发生了扭打,瘦小的他被打伤住院8天。

  类似例子数不胜数,“黑脸包公”董加啟让很多偷砍盗伐者选择三思而后行。桀骜不驯的脾气背后是董加啟饱经风霜磨难的性格养成,也是坚定践行老支书教诲的生动诠释。

  铁面无私显公正 耳濡目染代相传

  董加啟在一次巡山时发现自己岳父在国有林砍了两驮柴,他拦下骡马当即批评了岳父,并将其带到村公所罚款30元。次日,“收拾岳父”的事迹在村里炸开了锅,成了村民茶余饭后的奇闻怪事和谈资笑料。岳父因受不了议论,与他断了往来,亲朋多次劝他“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就连一直支持自己的妻子也产生了很大抱怨。

  那段时间,董加啟动摇了,每到夜里“妻子的抱怨”“亲人的规劝”“丈人的离开”“村民的嘲讽”翻腾于脑海,让其辗转难眠。这个愣头青自护林以来第一次反思护林方法要不要“改进和完善”,但当想起童年的苦难、老支书的教诲、政府的关怀,董加啟恍然大悟:对偷砍盗伐讲人情也许会让自己收获利益,但这是拿公家的资产为自己铺桥搭路啊。董加啟义正言辞的反驳:明知我干着护林员,自己家人不但不支持反而来为难我,既然端了“公家”的碗,我就要把偷砍盗伐管到底。

  他长期的坚持、公正无私的行为,逐渐获得了大多数群众的理解和赞扬,终于得到了岳父的谅解,受到了各级领导的肯定,经常受邀参与当地的护林员培训指导工作,交流巡山护林经验。

  多年的护林工作,使得董加啟贴上了“敢说敢讲”“吃苦耐劳、坚持原则”的标签。2005年,董加啟通过了党组织考验,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他说,政府帮助了我、党组织关怀了我,我感恩党感恩政府,我要加入党组织,为群众做更多好事。

  2008年林改后,村集体有两片荒山确权到户,董加啟又打起了这些荒山的“主意”,他多次建议村集体发动群众植树造林造福子孙,当时有群众出来反对“种了树让骡马牛羊吃什么,翻几座山放牧还不把人累死”,但通过村干部以及村内德高望重人士的动员鼓励,造林计划得到了绝大多数群众的支持。在政策支持下,董加啟自付运费与村干部跑前忙后运送树苗、分发树苗,累计造林面积600多亩,植树10万余株,参与农户300余人。此后几年,他主动向县里申请树苗,动员群众在家边、沟边植树2000多棵,积极协助村集体发展白花油茶400亩。曾经的荒山河沟,现已绿树成荫,生意盎然,为后人发展林下经济打下了基石。

  2014年,儿子也加入了巡山护林队伍,董加啟说他尊重儿子的选择,以后的路靠他们自己走。其实,董加啟早已把护林经验教给了儿子,父子二人曾多次配合森林公安查获偷猎案件,缴获火药枪3支、作案车辆1辆,捕兽夹、扣子上百具,救助过野鸡、麂子、猴子等多种野生保护动物。董加啟说现在国家的政策好了,太阳能、电磁炉方便快捷,植树造林还有补助、贷款造林有贴息;法律健全了,偷砍盗伐不划算;群众意识也提高了,外出打工赚钱多,跟着政府发展种养殖有保障,砍柴砍树的很少了,好管多了,我们村子山更青了水更绿了,生态更好了。

  家庭事业两难全 砥砺奋进再出发

  守林四十载,董加啟一心扑在守护山林上,把山当了家、把爱给了林,根本无暇顾及家里的生产生活,养儿育女的重担全部落在了妻子身上,妻子终因积劳成疾撒手人寰。“没能好好陪伴妻子”却成了董加啟后半生的遗憾。

  “2013年优秀护林员”、“2014年优秀护林员”、“共产党章程”“党费证”……,董加啟从家龛上拿出“一堆”泛黄的证书,如数家珍地回忆着每一本证书背后的故事。他说,这些都是组织对我的肯定,是我的精神支柱,我经常用来教育孙儿孙女,把大山的故事讲给他们听,教他们识别动物、保护森林,我和外孙女有一个约定,放假回家要读森林法规和党章党规给我听,如今她上高中了,仍在坚持。老支书教诲我“端了公家碗要服公家管”,老父亲临死前告诫我“闹(毒)人的别吃犯法的别干”,我一直记着的,这么多年来,自己的责任区从未发生过火灾,从未发生过挖山采石行为,偷砍盗伐行为均得到了应有惩罚,我问心无愧了。

  顷刻间,这堆泛黄的荣誉证书和这位黝黑的守林老人才是这所昏暗老屋中最亮的光芒,引领着老屋内的每一位成员。

  一大早,董加啟父子俩胡乱扒了几碗饭,带上“行头”又开启了新的一天护林生活……

  来源:县林草局 陈炎 杨格

我想说
查看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