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新闻

留在遮放的那份挚爱

01-14 来源:德宏网 作者:朗妹喊


  因德宏只有雨季和旱季两个季节,无论在何时,行走在广袤沃土的遮放坝子里,都能感受到不同的风景。遮放的雨季,绿色铺天盖地席卷了坝子,田间地头有翠绿的秧苗和各种绿的瓜果。遮放的旱季,微风吹拂,一个坝子的稻田便会荡起了一浪浪金波,土膏微润的土地承载着遮放人一年的寄托和梦想。每到傣家出洼时节,傣家人都要到奘房举行佛事活动,其中包含着傣家人对土地一种付出,土地对傣家人回馈的感恩仪式。每每看到傣家人到奘房参加佛事活动,各个寨子男女老少,怀着各自的希望前来祈福时,可以看出他们在这岁月静好的年代里,是如此的安好与幸福。我内心生起了到费戛寨子的奘房里祭拜的冲动。我便心怀虔诚地在佛祖面前跪拜祷告,在奘房里,却邂逅了一段在这块土地之上发生的故事,把我拉回到了八十年前,让那刻的时空变得不再安静。

  李松亮 摄

  一九三八年八月底,中国抗战运输生命线—滇缅公路全线建成通车。西南运输处在仰光和腊戍设立分处。从此经由滇缅公路至仰光,就成了我国国际抗战物资的供应线。西南运输处在遮放设立一分处,管理从缅甸腊戍至芒市这一段的军用物资运输工作。遮放是滇缅公路上抢运军需辎重的重要站点。

  李松亮 摄

  一九三九年三月,第二批230名南侨机工由新加坡出发,抵达昆明。又有180名机工到达遮放分处。沈治平就是其中一个班的班长,他带的班负责从缅甸经遮放到广西这一段的物资运输。沈治平和3200名机工怀着一样的爱国热情,满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道义及“守土有责、报效国家”的爱国之心,回国服务。从此,遮放坝子多了这些人和事。刚到遮放分处时,现实和憧憬在沈治平的眼里便成了两个世界。除了生活上的不习惯外,面临着各种生死考验。在滇缅公路的现状和工友的伤亡惨状让他更加坚定了抗战到底的精神。才到遮放不久就患上的疟疾,常常带病工作,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治病。在机工们遇到困难时,遮放当地的傣族人民给他们送米和家里种的蔬菜,听说机工们患疟疾,傣家人知道那是致命的“打摆子”,就让寨子里懂医药的人熬“摆子汤”送给机工们治疗,侨群之间有了无数感人的故事。遮放人的勤劳善良、热心好客,让身心伤痕累累的机工们重拾到家一般的温暖。

  一九四零年四月十二日晚,沈治平在从广西回来的路上听到了一个噩耗。遮放特大转运站的军火库发生爆炸。听到这一消息,全班人为之痛心万分,机工们经历艰辛路程抢运来的千余吨弹药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眼泪不停地往肚里咽。机工们不仅遇到了这样的灾难,还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天灾。当年的七月,雨季高峰期,遮放遇到了特大洪水灾害,整个坝子农田和寨子被淹没。在人民的危难时刻,沈治平带领队员和老百姓们一起抗洪抢险,在抗灾中铸就了不屈的品格,帮助老百姓重建家园。洪灾后,一场疟疾再次侵袭遮放坝子,很多老百姓和机工患上了疟疾。八月,国际红十字会在遮放位于南冷与户允两寨间的竹林地的野战医院设了疟疾防治试验所。年仅十八岁的朗小段是费戛寨子最能干的傣族姑娘,她性格开朗、乐于助人,经常带领着寨子的姑娘到医院里帮忙。沈治平当年三十一岁,稳重、成熟。不久,他两便相爱了。因段母只有她一个女儿,又不知道沈治平的情况,担心女儿受伤害,很反对这门亲事。段母是从南冷寨子嫁到费戛寨子,他就几次偷偷地回娘家旁边的红十字会打听沈治平的情况。经过很长时间的了解和考验,才得知沈治平是个有担当的好男儿,认可了这门亲,沈治平及几个机工一起在分处举行了集体婚礼,遮放的傣家寨子又多了几个机工女婿。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日军偷袭美国珍珠港,美英对日宣战,中国抗日卷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南侨机工再次进入运输高峰阶段。沈治平与朗小段才结婚没几天就过着分多聚少的日子,日夜在滇缅公路上前行。每次出门,朗小段都要给他装好防治疟疾的药,有奎宁和傣家的草药,几番叮咛里面更多的是担心。有一次,他带班冒雨出车过永平,工友钟烈不幸翻车滚下山洼,沈治平不顾坡陡危险,冒着大雨把严重受伤的钟烈从山洼底下背上来,送到医院得到及时治疗才脱离了生命危险,沈治平之后才发现他全身的衣服被树枝划破,身子也被划伤。沈治平在路上几经困难的时刻就用陈嘉庚先生在南洋动员会的演说:“你们是代表千万华侨回国服务的,一定要坚持到底!”去鼓励工友们。在遇到险情时,想到等他回家的妻子。而妻子朗小段看到丈夫平安回到家,那悬着的心才落下来,只有拥抱才能足以表达那深深的爱。

  一九四二年三月八日缅甸仰光失守,日军占领了腊戍。日军逼近,机工建制已被打乱。收到上峰的命令:滇缅大撤退,组织全员撤离,全线撤回到内地。五月一日前一晚上,沈治平倍感焦急,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矛盾与压力。要把妻子留在遮放还是带她走?如果妻子留在遮放,那将会遭遇日军的报复和屠杀。如果带着妻子走,以后的路将面临着未知的飘游之苦。他在妻子的眼里,是一个处事沉稳,能依靠的大山。可他现在在国难当头的时刻,却显得自己如此的渺小,如此的无力。再加之段母只有一个女儿,曾听过段母说过,假如哪一天,小段远离她,她会伤心致疯的。在他纠结时,殊不知段母在她的房间以泪洗面了一夜。小段却强忍着眼泪,她害怕哭了会加重丈夫的心里负担,会加深阿妈的不舍之心。到了第二天一早,撤离的队伍集中在分处点。沈治平牵着小段的手,走出家门。出门的那刻却不见段母出来。段父一路叮咛着。小段左顾右盼,前来送行的大婶就告诉她,你阿妈躲在寨子边哭着呢。在离别时刻,段母出现在小段面前,看到她那肿大的眼睛,就知道她心里面的痛。忍了很久的小段突然抱着段母大哭起来,段母却忍着眼泪咬着牙说,我的亲乖女,你就放心跟着治平走吧,不要让他为家国的事业分心,家里有你哥照顾着,我们等你们回来。在队伍的催促中,小段被强行抱上车。当队伍渐渐远行,小段的哭声也随之消失。这时,段母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悲伤的情绪,边向队伍跑边撕心裂肺的哭出来。一直哭到被寨子的亲戚拉回来。从此,段母每天要做两件事,每天早上出门干活前去奘房向佛祖跪拜,祈求佛祖保佑女儿女婿平安归来。夕阳西下的时候,从田里回来路上就去寨子口或是到滇缅公路边等女儿,风雨无阻的等。

  杨小东 画

  队伍从遮放出发,三天后早上才到达惠通桥,队伍顺利通过惠通桥往东前行,两个小时后,到达老鲁田便听到桥被迫炸毁的消息。是为了挡住快速进军昆明及重庆的日军56师团,在那特定的历史时空里,没有顺利过桥的几百辆运输车及机工。所有机工遭到日军的惨杀,他们生命就定格在五月五日的那天,为国牺牲。沈治平及其他机工只能再次把冰冷的泪水不断往肚里咽,他们一路上在日军的空袭下向东前进。到了楚雄又遭到日军的大量空袭,沈治平不得不组织队员们下车避难,在他拉着朗小段指挥队员时,看到躲在车底下一个队员被炮弹炸了血肉横飞。他拉着朗小段准备到山里的清华洞口躲避,看到洞里已经挤满人,只好拖着妻子跑到另一个山洞躲避。几分钟后就听到日军扫射清华洞的声音,枪声、哭声、惨叫声把朗小段吓得全身直发抖,她靠在沈治平怀着不敢出声,而沈治平心疼怀中的妻子,那一刻,除了紧紧地抱着她,已是别无选择。就这样,在战火纷飞、人心惶惶的路途行至昆明。到了昆明沈治平参加了集训,再后来就在下关谋生,组织南侨机工“华侨互助会”,带动机工们自谋出路。和妻子朗小段过着平淡的家居生活,一九四三年五月,朗小段生下了儿子,他们的生活多了一个生命和希望。

  一九四四年五月,滇西大反攻抗战胜利,滇西各地举行胜利会师,沈治平带着妻儿回到了遮放。远远地就看见消瘦的段母在费戛寨子口站着,张望着远方的路。小段加快步伐向前跑,沈治平则抱着儿子紧跟着小段。见到段母的那一刻,三个大人抱在一起像孩子一样哭起来,段母抱着吃尽苦头的孩子说:我的孩子,我一直相信你会活着回来,我们以后的日子不管有多苦也不再分开。这样的画面不知多少次出现在小段的梦里,这样的重逢是他们盼望了很久很久,沈治平和小段在百感交集的时刻感受到了活着的幸福。他俩往后在遮放守着地老天荒,一起度过了漫长的岁月,坚守着那份来之不易的爱。

  故事的讲述者是沈治平的女儿沈伟鸾女士,在她讲述时,语气时而慢,时而带着哽咽的表情。有些画面,太像战争片的影视剧里的情节,可这些却是真的,真真实实的发生在遮放傣家儿女的身上。原谅我的不知,原谅我们对这些抗战英雄们的淡忘。沈阿姨叹息说,沈老的这一生最遗憾的一事就是,在世时没有回过一次广东惠阳老家,但他说得最多的是“人生无悔、报国无怨”这句话,常常用这句话教育儿女们。他深爱着他的儿女及寨子里的乡亲们,遮放是沈老最终的归宿,走的时候很安详。沈阿姨再次拿出沈老在胜利大会的照片,黑白照片里是沈老手拿着“为国效劳”的锦旗,当时他决心:“回家建设遮放、建设德宏。”就是这个一直藏在他内心深处的理想,让他有了归家的温暖。

  在遮放这片炙热的土地上留下了沈治平和朗小段一生的挚爱,正是有了他及更多南侨机工报效祖国的神圣之举,正是这些一辈辈用青春和鲜血焐热了这方厚土的人。才使得遮放这块土地蓬勃着无限的生机,招展着不尽的绿意,也让遮放有了非凡的记忆。

我想说
查看全部评论 >>